不能因“非典”而遗弃宠物

徐汉坤

公安部南京警犬研究所


SARS作为人类从来没有遇过的疾病,其病原已被证实是一个典型的外来入侵种,并证明可能遇果子狸等野生动物有关。人类在面临这场突然而来的灾难时,在科技界尚没有定论的情况下,各种猜测讹传四起,在一些方面出现了种种盲目的非理性行为。一段时间,有人怀疑SARS病毒与家养宠物有关,于是,从限制饲养宠物犬、捕杀无证犬升级到各地频发虐待动物、遗弃宠物的事件,甚至出现了有人将宠物犬从6楼扔下再活埋的惨剧,最终导致大量被遗弃的宠物流离失所、浪迹街头荒野。

在2003年5月23日第8次防治非典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官方首次就非典时期如何对待宠物正式作出申明,“没有证据说明宠物可以传播非典,不赞成随意的抛弃捕杀宠物的行为”。现在,虽然流言渐渐散去,但是整个事态发展过程中暴露出人类科学精神的缺失和人道主义的淡漠值得我们认真反思。

国家官方申明有句哲言这样说:“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人们的选择。”遗弃、虐待宠物的人们应该反思,在丢掉宠物的同时还丢掉了什么?比遗弃宠物更大的危险又是什么?从科学的角度分析,捕杀、遗弃宠物可以有利于防治SARS的说法实在是毫无科学依据。宠物成为SARS病毒携带者和传播者的说法一直缺乏专家的论证。事实上,由于家养宠物长期与人为伴,人类对宠物认识比较清楚,对于宠物的传染病也比较了解。只要按照有关规定做好检疫和防疫等卫生工作,应该或很少会发生严重问题。农业部直属国家实验室、农业部兽医诊断中心诊断检测部主任田克恭博士称,自SARS病毒出现后,该中心不断收到各地送来检验的动物病例。这些动物因在死前有流鼻涕、咳嗽等症状,被怀疑感染SARS,但经过检验,至今无一例动物被检出死于SARS。中国农业大学动物医院院长林德贵教授等一些动物病毒学专家,在进行了大量的科学论证后共同作出了“目前没有证据说明宠物可以传播非典”的申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流传病学专家,也再三强调不要盲目的捕杀宠物。

无端的妄测只会引导公众的视线偏离科学的轨道,其实,人体对SARS病原体表现出的脆弱抵抗能力,充分体现了外来生物对人类生态系统入侵的危险性,而决不是和人类共同生活的宠物犬。人类频繁的流动非常容易将一个或几个物种从其固有的疆域带离其亿万年囿禁的家园。这种物种形成的入侵,常常会给人类的健康造成极大的威胁。这就提示人们,在引进一些动植物物种时要有足够的重视,尤其在密切接触、饲养、食用一些野生动物时更应特别注意,因为这才是最有可能造成外来物种入侵并对人类健康产生巨大乃至毁灭性灾难的影响。这已经被科学研究所证明并将继续被人类生存的历史所证明。

宠物已成为人类生活系统的自然组成部分另一方面,按照社会系统控制学的理论,家养宠物长期生活于人类周围,已经成为人类生活系统的自然组成部分。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种遇到问题就遗弃的偏激做法表面上看很彻底,实际上招致了更多始料未及的隐患。由于非典时期被弃宠物过多,不少地区没有、即使有也是少得可怜得小动物收养所,其承受能力有限,一些被遗弃得宠物无法处理,将成为不可忽视得社会难题。被遗弃得宠物因饥饿到处觅食,特别是在垃圾堆中觅食,极有可能成为新的疾病传播者;一些流浪街头已经病入膏肓的宠物,又形成了新的污染源。

从人性的角度出发,遗弃宠物、虐待宠物应该说是自私、冷漠、血腥、残忍的不人道表现。在非常时期,也就是面临灾难的时候,人类怎能随意把自己的朋友比如宠物置之于死地呢?当人类过上富裕、祥和的生活时,小狗、小猫等宠物便成了人类的好朋友。一旦面临灾难,就把责任无端推卸到动物身上。殊不知,在当今科学文明的社会里,人类并不拥有对动物(宠物)的生杀大权。现代社会追求天(自然界)人合一,人类与自然界只有达成友好、平等、和谐的关系,才有利于人类的生存,否则,对自然界的功利主义态度只会使人类遭到更严厉的报复。人类食用野生动物、破坏生物链、扰乱生态系统平衡而导致的恶果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目前世界上已经有许多国家制定了比较完善的动物福利法规。保护动物、为动物福利立法,已经成为一种国际趋势。国际上普遍承认动物有五大自由:享有不受饥渴的自由;享有生活舒适的自由;享有不受痛苦伤害和疾病威胁的自由;享有生活无恐惧和悲伤感的自由;享有表达天性的自由。

万物有情皆可爱一个国家的国民对待动物态度如何,在某种程度上是衡量整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之一。遗弃宠物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正确的做法是,全社会共同正视宠物问题,宠物的主人加强自律,科学饲养宠物,定期防疫,及时清理宠物粪便,做好维护公共环境卫生等工作;城市规划、建设时增加一些诸如宠物公厕、动物草坪等必要的公共设施。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崇尚科学和道义,科学、文明地饲养宠物必将成为一种良好的社会风尚。


编者按:我们注意到近日重庆政府有关部门为控制非典型肺炎的疫情而作出的多种措施,有可能导致大量犬只遭受杀害。我们恳请相关部门在此事宜上采取一个较宏观及负责任的立场,务必与宠物保护协会及其他动物医疗卫生机构合作,以人道方式控制动物数量。

我们非常欢迎政府为改善环境卫生而制定出不同的措施,但却不希望我们的动物朋友被定性为传播非典型肺炎的替罪羔羊。

 
© 2003 中国重庆犬对外发展委员会